抚仙毒蛊 第二章 贼头(2)在线阅读

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鬼吹灯周边

抚仙毒蛊 第二章 贼头(2)

  好在火车站附近供人歇脚的地方不少,我们几个很快找到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招待所。一推开招待所的玻璃门,就瞧见前台大妈穿着一件碎花小袄,靠在桌上睡得正香。我们几个累了一路,此刻跟逃荒难民似的拎着行李直往暖和的地方冲,前台大妈被我们一通哄闹坏了美梦,看上去心情很不好。

  这家招待所分上下两层,是典型的作坊店,石灰刷出来的砖头墙,不少地方露出了稻草秆。不过我们在火车上被折磨了几十个小时,已经顾不上换别的地方。大妈取出登记用的纸笔,指着墙上的告示栏说:“结婚证、身份证都拿出来。”我凑上去一看,小布告栏里头,贴着一张玄武区的街道居委会通告,说最近南京地区有外省流窜犯四处作案,严重威胁了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,要求各招待所做好入住人员登记手续,一人一证,杜绝隐患。

  别的好说,可结婚证这玩意儿,我上哪给大妈找去。我只好跟她解释说我们几个人都是单身好青年,没证。大妈将我和Shirley杨上下打量了一番,斩钉截铁地说:“没证还想开房,你这是耍流氓。把身份证交出来。”

  四眼和胖子哄笑起来,我没空答理他们,继续给碎花大妈解释:“我们要两间房,她单独住。”

  大妈重重地哼了一声,宛若寒风般冷酷,她得意地说:“你们这些小年轻的花花肠子,我见多了。没证,就是三间房也不行。”

  我被她弄得啼笑皆非,又不敢跟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较真儿。四眼推了一下眼镜,从胖子的包里翻出一袋巧克力来,塞进碎花大妈手里:“我们刚从外边回来,还不熟悉大陆形势。您通融一下,就一晚,我们开三间房,住两间。”

  胖子问:“多一间干吗使?”

  四眼笑了笑,问碎花大妈的意见。她提溜起那袋花花绿绿的美国巧克力,翻了一个白眼:“既然是特殊情况那就只好特殊对待,我看这个戴眼镜

的是老实人。你们自己把登记表填一下,钥匙拿去吧。”

  我心说贪污受贿是最大的犯罪,大妈您拿慰问品就算了,平白无故还多收一间房钱,要是真遇上流窜犯,也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怪不得治安环境。

  我将四个人的资料胡乱填写了一通,碎花大妈装模作样地拿起来一看,随后放下本子,戴起老花镜问:“胡八一是哪个?”

  我朝她点了点头,无奈人家对我成见颇深,不愿跟我多说话,只是拍了拍桌子,让我们取钥匙走人。

  好不容易掸好了床,反正是三个大老爷们,我也顾不上换洗,一头扎进了软绵绵的棉被里头。胖子刚一着床立马鼾声大起,四眼皱着眉头站在一边,显然不愿意跟我们同流合污。我说大律师你将就一点儿,要不你和胖子睡床,我打地铺。四眼摇了摇头,问我:“你有没有发现,那个服务员的态度有点……有点不对劲?”

  ”谁?你说前台那个大妈?”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大妈的神情语态,活脱儿一个居委会退休的老主任,没瞧出来有什么大毛病。

  四眼也摇了摇头:“可能是我多心,没事。快睡吧,精神养足了,好办事。”

  正说着,房门忽然响了,”咚咚”连敲了好几下,听着还挺急。我和四眼对视了一下,凑到猫眼里头往外看,只见Shirley杨裹着一条毛毯,头上湿漉漉的,神情十分焦急。我急忙打开门将她让了进来。

  ”你们快听……”Shirley杨揭开毛毯,刺啦啦的电流声一下子涌了出来。我接过收音机,放在耳边仔细辨别,这才听清楚,里面在报一则午夜新闻,说的是公安机关悬赏捉拿通缉犯的重要通知,播报员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:

  此人已经被定性为本案主谋,下面我们再重复一遍犯罪嫌疑人的信息:胡八一,男,32岁,汉族,身高182公分,原籍……

下一篇:抚仙毒蛊 第二章 贼头(3)
上一篇:抚仙毒蛊 第二章 贼头(1)
章节链:返回目录 笑呀笑

CopyRight © 2014 鬼吹灯在线阅读 63660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